湖北14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牺牲人员被评定为首批烈士


我昨天也介绍过,《科学》杂志刊登了英国、美国科研人员的共同报告,认为中国的防控举措成功打破了病毒传播链,为世界上其他国家采取措施争取了宝贵的时间。我还注意到近期美国的首席医疗科学家福奇表示,他拒绝按照美国国内某些人的要求,说中国应该提前三个月就向世界或者向美国通报疫情,因为那不符合事实。

华春莹说,就在昨天4月1日,世卫组织在日内瓦的发布会上,有关的负责人还再次驳斥了针对中方数据不透明的无端指责。现在美国国内疫情那么严重,我们非常同情,我也能理解美国国内一些人急于要造锅、甩锅的这样一种心理,我们不想跟他们陷入任何无谓的争论,但是面对这几个人一而再再而三、没有任何道德底线的造谣污蔑,我想我别无选择,还是再浪费一点时间,把事实和真相跟你列举一下。

1月3日,中方开始正式向世卫组织以及包括美国在内的各国及时主动地通报信息,8日初步确定了疫情的病源;11日,中国疾控中心将5条新冠病毒全基因组序列上传网站,同全球和世卫组织共享数据。

我们理解美方当前的困境和美国某些官员面临的压力。中国人民对于美国人民当前正在遭受的痛苦非常理解,也非常同情。我们愿意本着人道主义的精神,去为美国抗击疫情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和支持。但是这几个美国政客的言论、所作所为实在是无耻、无德。我们多次说过,污蔑、抹黑、甩锅、推责,弥补不了失去的时间,继续撒谎只会浪费更多的时间,造成更多的生命损失。

首先我想说的是大家都知道的,武汉的确是最早公开通报,发现了疫情的地方,但是最早它到底出现在哪里?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们注意到近期这方面的发现和有关的报道很多,有意大利的报道,有英国、美国、澳大利亚的一些专家,在包括国际顶级学术刊物上发表了一些论文。关于这些溯源的问题,中国政府的立场是一贯的,这是很严肃的问题,必须要交由专业人士来基于事实作出科学和专业的评判。现在各方的专家都在发表他们的意见,他们的观点也有很多的报道,这些科学权威、专业人士的观点是值得各方,包括美国国内的那些人重视和尊重的。

2020年3月28日0时至24时,辽宁省新增3例境外输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确诊病例,均为大连市病例(来自美国2例、英国1例),均属普通型病例。无新增治愈出院病例。

徐宏: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中荷双方一直就共同抗击疫情保持密切沟通和良好合作。近一个多月来,随着荷兰疫情形势发展,中方致力于向荷方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对于3月28日媒体有关荷兰从中国购买的一批口罩存在质量问题的报道,大使馆高度关注,并在当晚第一时间与荷兰外交部、卫生部联系,了解核实有关情况。29日,我本人应约与荷兰医疗护理大臣范莱恩通话。范莱恩大臣表示,真诚感谢中方为荷兰抗击疫情所提供的大力支持和帮助;关于荷方从中国采购的部分口罩不适宜重症病房医护人员佩戴的问题,荷方正在进一步厘清有关情况,俟有结果,将第一时间向中方通报。希望这一孤立事件不会影响两国在抗击疫情领域的友好合作。我对范莱恩大臣通报上述情况表示感谢。

我也真心诚意想奉劝这几个政客一句,此时此刻作为政治家,他们应该把人民的生命安全和健康置于政治之上,继续政治操弄是极其不道德的,也是极其不人性的,应该遭到包括美国人民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谴责。我也想通过你们彭博社,建议他们立即调整工作重点和方向,把全部的心思和精力都放到怎么去抗击疫情,全力抢救美国人民的生命,保障他们的健康上来。

对此,发言人华春莹回应道,你肯定也很清楚知道:现在一段时期以来,美国媒体对于美国国内这场疫情以及政府应对的看法和有关的报道,我相信你在向我提问的时候,其实心里面是有答案的,你只是希望到我这里来再印证一下。

为什么到了2月底,白宫还要求美国的官员和卫生部门、专家,对疫情公开表态之前,必须要事先得到彭斯副总统办公室的批准?为什么在3月2日的时候,美国疾控中心停止发布与检测人数和死亡人数相关的数据?为什么3月2日美国长老会医院医生麦卡锡在CNBC节目中还表示,他所在的医院甚至要恳求卫生部门为疑似的病人检测?我想有很多的报道,包括彭博社,都在呼吁美国的官员,别再为自己的应对不力去找借口和替罪羊了。